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:金蝉脱壳(1/6)  寻唐

    盛仲怀坐在屋桅下的阴影之中,凝视着烈日之下蔫头搭脑的树叶。

    整个梁王府中,显得极其的沉闷。

    连往日里叽里哇啦的知了,此刻也听不到他们的聒噪之声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终究还是败了。

    竭尽所有力量的最后一搏,在面对唐军的时候,终究还是败了。

    虽然心中对此这个结果,已经有了一些准备,但当事实真正摆在面前的时候,还是觉得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唐军,当真就那么强吗?

    汉阳发回来的具体军报,盛仲怀仔细地看了,朱友贞在指挥之上,并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,拼着付出极大的代价,也要一举将对面的唐军第一兵团彻底击败。

    胜利其实是在两可之间的。

    但终究,还是差了一口气啊!

    而这口气,也正是现在的唐军与益州兵之间的差距。

    李泽的书,盛仲怀都是拜读的。

    国家、民族、生民这些概念,现在的盛仲怀也都是了解的。李泽所说的国家民族与盛仲怀理解中的国家民族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李泽提到的要锻造一支有自己灵魂的军队,曾经让盛仲怀哧之以鼻。

    他认为军队就应该是一具听从上司命令的傀儡,指哪打哪才对,如果军队有了自己的灵魂和思想,那么必定会埋下祸乱的因子。

    是自己理解错了吗?

    盛仲怀觉得眼下的这支益州兵,在战斗力之上,绝对不会输给唐军,但在人数之上有着巨大优势的时候,双方的较量,仍然以益州兵的失利而告终。

    差距真的就在这里吗?

    盛仲怀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伸手入怀,掏出了朱友贞给他写的密信。

    那上面,要


第(1/6)页,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